法制網首頁>>
地震致房屋受損保險公司分擔賠償我國巨災保險制度逐漸發展成型
引入保險機制治愈巨災之殤
發布時間:2019-06-25 09:53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巨災保險是承保巨災風險的保險類型,將地震、洪水、臺風、海嘯等自然災害發生的風險分散和轉移,并在災害發生后進行經濟賠償

● 建立和完善巨災保險制度,對于地震、洪水等災害發生后的處理工作具有重大意義。然而,巨災保險制度需要政府支持,僅依靠某個部門或保險行業,很難開展充分的賠償救濟

● 目前,我國尚未形成一套完備的巨災保險法制體系,已有的法律制度相對零散,應進一步明確各個主體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系

□ 法制日報全媒體 記者 杜曉  □ 法制日報實習生 陶穩

6月17日22時55分,四川省宜賓市長寧縣發生6.0級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據了解,四川省自2015年開始試點全國巨災保險,宜賓市是四川省內首批試點城市之一,居民因地震造成的房屋損失可由保險公司分擔賠償。

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建立巨災保險制度意義深遠。《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建立巨災保險制度”。

對于巨災保險的現狀和前景,《法制日報》記者采訪了業內有關專家。

分散轉嫁巨災風險并非單純商業行為

根據四川銀保監局披露的數據,當地保險機構已梳理地震巨災保險情況,宜賓市共計投保115684戶,保險金額29.4億元。其中,長寧縣投保13600戶(城鎮2881戶、農村10719戶),保險金額3.6億元,并啟動應急處置機制,主動排查客戶出險信息,簡化理賠流程,協助相關部門做好現場救援。

國際關系學院法律系教師夏慶鋒告訴記者,巨災保險是承保巨災風險的保險類型,將地震、洪水、臺風、海嘯等自然災害發生的風險分散和轉移,并在災害發生后進行經濟賠償。

據夏慶鋒介紹,巨災保險與其他保險的區別主要包括以下兩點:第一,巨災保險是政策性保險,其運營模式不同于商業保險,需要政府提供支持或進行一定程度的保護。地震、臺風、海嘯等自然災害的發生不符合保險原理的大數法則和對價平衡原則,如果僅依據投保人支付的保險費用,在發生巨災時無法對災害事故進行充分賠償;第二,巨災保險不以營利為目的,這也是政府進行干預的結果。政府對巨災保險市場進行調節,一方面能夠解決巨災保險市場供給失衡的問題,另一方面也能夠減輕政府災后重建的財政壓力。

南開大學保險學系教授朱銘來認為,巨災保險與其他保險種類相比,最大的區別在于,普通保險有風險分散機制,因為通常災害和損失的發生是小概率事件,盡管有時候損失會比較大,比如火災、交通事故等,但不是人人都會遇到,因此這也是一般保險經營風險管理的基礎。而巨災保險的特殊性在于,地震、洪水等災害造成的損失是整體性的,導致較難形成風險分散機制。

“保險公司一般輕易不敢開展此項業務,因為巨災也許10年、20年不發生,但一旦發生,所有人都會面臨損失。在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可能會將很多年的錢都賠光。因此,推行巨災保險,要依靠政府介入,而不是單純的商業行為。”朱銘來說。

保險專業律師李濱認為,嚴重的災害事故會造成較大的財產損失和人身傷亡。就目前的房屋損失保險而言,地震或其他巨災事故往往會導致全部或大部分房屋損壞,如果這些損失全部由房屋所有人來承擔,那么便無法恢復原狀。

“在這種情況下,通過巨災保險的方式將上述巨災風險分散和轉嫁給保險公司,運用經濟手段化解巨災損失是一種比較科學可行的方法。因此,災害事故發生后,巨災保險的賠償額度占全部損失額度的比例越高,越有利于受災地區的恢復和重建。”李濱說。

多種模式共同推進政府作用不容忽視

2016年,原保監會、財政部等部門共同印發《建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實施方案》,45家財產保險公司根據自愿參與、風險共擔的原則,發起成立中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共同體。同年,中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產品全面銷售,標志著我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落地。截至目前,我國大部分地震頻發地區均引入巨災保險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云南、深圳、寧波、四川等多地試點開展巨災保險。

深圳作為先行者,從2014年5月開始試點推行巨災保險,首期保單保障災種覆蓋了地震、臺風、海嘯、暴雨等14種災害,救助項目為因巨災造成人身傷亡的醫療費用、殘疾救助金、身故救助金及其他相關費用。其后,又在保險責任、承保模式和政府采購方式等方面優化改進。

結合當地地震災害多發的實際情況,云南和四川兩省開展地震保險試點。2015年8月,全國首個地震巨災保險——大理白族自治州政策性農房地震保險簽單落地,為全州境內因5級(含)以上地震造成的農村房屋直接損失和城鎮居民死亡提供風險保障,保費全部由政府財政承擔。四川省城鄉居民住房地震保險試點也于2015年正式啟動。

巨災保險之所以要進行試點,李濱分析稱,是因為目前對于巨災損失程度、范圍,房屋所有人損失可承受程度,目前的城鄉房屋結構,不同房屋結構在不同震級的地震災害中受損失程度等這些基礎數據的掌握尚不夠全面。“通過試點可以更加全面地掌握相關數據,進而制訂出更加符合客觀實際情況的保險費率。在確定了科學合理的保險費率后,就可以更加科學合理地確定房屋所有權人、當地政府、省級政府和中央政府承擔保險費的比例。”

據朱銘來介紹,從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我國的巨災保險發展良好,并且出臺了一些相關法規制度,建立了地震保險的共保機制。如今,針對洪水、惡劣天氣等,還建立了相應的政府補貼制度。

在夏慶鋒看來,巨災保險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對于地震等災害發生后的處理工作具有重大意義。不過,需要明確政府在巨災保險制度中的作用,巨災保險制度需要政府支持,僅僅依靠某一個部門或保險行業很難進行充分的賠償救濟。

“需要發揮保險公司在巨災保險中的主動作用,巨災保險雖然具有政策性,但具體的賠償工作應該由商業保險公司進行,政府需對商業保險公司進行適當的補貼和政策傾斜。與普通商業保險不同,巨災保險無法完全賠償被保險人的所有損失,因此需要明確巨災保險的保障程度和范圍。投保居民可根據自有財產的實際情況,向保險公司增購其他商業巨災保險,提升賠償額度。”夏慶鋒說。

不斷完善制度體系合理設定保險費率

來自上海保交所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通過巨災運營平臺投保的城鄉居民住宅已達723.5萬戶,累計提供地震風險保障2874.83億元。

巨災保險未來的發展前景如何?

朱銘來認為,未來的巨災保險,還是要在政府救災的基礎之上,融入商業保險公司的特色化經營。大型災害需要民政、應急管理部等政府部門統籌安排,但商業保險在其中是不可缺少的一環,而且將來還可能在災害多層次保障體系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商業保險還應該把注意力放在災前預防方面。所謂災前預防,不是說有辦法能夠躲過災害,地震這種災害不可能躲過,而是說災害來了之后,能不能把相應風險和損失降到最低,這需要商業保險在其中長期發揮作用。”朱銘來說。

朱銘來補充說,于災害而言,事前的風險管理保險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比如定期對一些建筑物進行抗災害風險等級評估,對一些災害性事故進行防災應急宣傳教育。“這些工作,政府可以做,商業保險公司也可以參與。此外,商業保險公司還可以與有關部門合作,通過現在的大數據平臺,對致災因子做系統的數據分析。”

夏慶鋒認為,未來巨災保險的推進可能分三步走:一是建立由中央財政協調的風險基金池,同時推進巨災保險的立法工作;二是從云南、深圳等地的試點起步,積極推出與地方特點相契合的巨災保險方案和產品;三是鼓勵保險公司開發有針對性的保險產品,探索和完善巨災保險運營模式。

李濱對記者稱,巨災保險可以在政府主導基礎之上,引入商業保險,共同來完善巨災保險制度體系。完善巨災保險制度的最基本問題是保費如何確定、誰來承擔。這方面涉及城鄉房屋所有權人的支付能力,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支付能力。因此,不斷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是發展巨災保險制度的基礎。保險公司要科學合理設定相關費率,并開發一些商業保險作為這種巨災保險的補充。

據了解,2017年9月,《關于印發宜賓市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實施方案的通知》正式印發,在全市范圍全面開展地震巨災保險工作。這個方案規定,首年參保率按30%進行測算并逐步提升參保率,農村散居五保戶、城鄉低保對象、貧困殘疾人100%參保。

保險金額和保險費方面,要求城鎮住宅基本保額為每戶5萬元人民幣,對應保險費27元人民幣;農村住宅基本保額為每戶2萬元人民幣,對應保險費38元人民幣。保費分擔針對最低檔保額,普通城鄉居民承擔40%的保費支出,省市縣三級財政按照3:1.5:1.5比例補貼。農村散居五保戶、城鄉低保對象、貧困殘疾人涉及的最低檔自付部分保費由財政全額承擔,省市縣三級財政按照5:2.5:2.5比例補貼。

“巨災發生往往橫跨幾十年時間甚至更長,并且可能帶有周期性。每一次災害造成的損失都非常大,所以巨災保險需要積累準備金。購買巨災保險花的錢實際上是為今后若干年內可能發生的自然災害做準備的。如何合理定價,如何建立科學的準備金機制,也是進一步推廣巨災保險需要考慮的事情。”朱銘來說。

夏慶鋒則認為,我國目前關于巨災保險已有的法律制度相對零散,應不斷完善巨災保險法律體系,進一步明確各個主體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系。要明確政府在巨災保險中的地位,巨災保險具有政策性和公益性,需要政府提供必要支持,包括政策支持和資金支持等。要建立巨災保險基金,巨災保險基金在保險公司無力承擔災害造成損失的情況下,發揮補救功能,使災民能夠盡快獲得賠償,投入生產。

制圖/高岳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体彩黑龙江6+1第18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