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敢用“非常規”方式出奇兵
發布時間:2019-06-27 11:26 星期四
來源:解放軍報

空降兵某旅演練檢討反思會上,一個非常規的空投方案擺上桌面,一邊是作戰模式的優化,一邊是風險隱患的增加,如何取舍引發官兵爭論——

敢用“非常規”方式出奇兵

■夏 澎 王 帥

傘花朵朵,神兵天降。6月中旬,空降兵某旅一場實戰背景下的集群傘降演練拉開戰幕。

雖然演練場景頗為壯觀,但許多人的目光焦點,總是有意無意地落在該旅某技術室工程師胡根生的身上。

此時,胡根生也暗暗捏著一把汗。這一次,該旅打破傳統成建制傘降模式,大膽采取胡根生設計的分段編組方案實施傘降,實戰效果如何,有待驗證。

看到數百名空降兵成功著陸,迅速按照戰斗編成完成人裝結合,空降集結速度顯著提升,胡根生才長舒一口氣,道出新方案的“靈感”由來。

一次演練,該旅按照慣例以建制連的編組方式實施傘降。然而,由于那次著陸場地形復雜、水澤縱橫,導致一些連隊未能按時集結,后續行動被遲滯,貽誤了戰機。

“戰場本就有許多不確定性,問題不能歸咎于‘著陸場地形復雜’,重要的是我們能改變什么?”演練中,胡根生敏銳地察覺到傳統空降模式的弊端。

“集群傘降的著陸場面積要求較大,以建制連為單位編排跳傘架次,同一個連隊的指戰員和空投補給單元散布在距離較長的投放鏈條上,這種情況下完成空降集結會耗費官兵大量時間和體力。”

如何縮小建制單位空投散布面積?檢討反思會上,胡根生大膽提出一個非常規的投放方案:不再按整建制劃分、編排空投架次,而是將同一個建制單位的人員和裝備進行分段編組,通過不同架次投放到相同位置。

新方案讓大家眼前一亮。八連連長毛小龍曾多次帶領連隊參加重大演訓任務,在他看來,新方案增加了一道分段編組的環節,看似復雜了,其實更利于提升實戰效率。同時,質疑聲也接踵而至:集群傘降投放規模大、人員多,通過打亂建制實現編組優化,官兵置身于新序列、新組合中,這無疑讓本來就具有高風險的集群傘降增添了更多安全隱患。

“新方案不確定因素多,多種風險交織,一旦出現差池,必定對單位建設造成沖擊。”一些人表示,上級并沒有賦予探索新方案的任務,何必主動冒這個險?

“要想打仗多道保險,訓練就得敢冒風險。”該旅黨委經過慎重考慮,一致認為:新方案盡管存在一些未知風險,但能夠明顯提升空降集結效率,值得一試。如果這也怕、那也怕,為戰斗力負責就會變成一句空話!

隨后,該旅梳理出10余項制約戰斗力提升的瓶頸難題,分部門、分專業成立課題組,旅黨委一班人分工牽頭負責,主動擔當第一責任人,帶頭攻關。

傳統裝載方式操作難度大,他們反復研究論證,成功研制出適用于多機型的多功能裝載平臺,裝載效率成倍提升;中小件空投難以判定類別和位置,他們探索出顏色識別、定位跟蹤、儀器觀察、分區編組4種方法,有效縮短了人裝結合的時間……

讓胡根生興奮的是,他的新方案也成為研究課題之一。在旅黨委的推動下,課題組圍繞新方案的可行性進行周密論證,逐個流程規范細化。經過數次小規模的實跳檢驗,新的空降投放方案漸趨成熟。

課題攻關激活一池春水。在旅黨委的帶動下,基層主動解決訓練難題的積極性普遍提高,探索創新出的多項戰法在演訓活動中得到檢驗和運用。

上圖:集群空降。

本報特約記者 蔣 龍攝

戰場上要有“涉險”的銳氣狠勁

■政委 姚恒文

備戰札記

一個能夠優化空投模式的新方案,卻因其伴生的風險隱患讓不少人望而卻步。其實仔細想想,這樣那樣的顧慮,看似是對單位安全的負責,實際上是對戰斗力建設的失責。

平時能繞過險難,戰時繞不過敵人。危不施訓、險不練兵,戰斗力建設就會出現“盲點”,戰場上就難免變為“痛處”。一支平時訓練縮手縮腳的軍隊,打起仗來很難會有搶占先機、應變自如的策略和行動,更不會有豁出一切去贏得勝利的銳氣和狠勁。

開拓必將涉險,勇于擔責不僅是敬業的問題,更是一個忠誠與信仰的問題。軍人不能按照實戰要求進行訓練,部隊缺乏應有的戰斗力,關鍵時刻就不能捍衛國家主權、領土安全和人民利益。當前,全軍上下正在扎實推進軍事斗爭準備工作,黨員干部只有心懷使命、挺膺負責,不避艱險、攻堅克難,敢到最緊要的地方挑擔子,才能把強軍事業不斷向前推進。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体彩黑龙江6+1第18073